首页  >  科技  >  贾跃亭逐步“放手”FF 个人债务问题将与FF区分开

贾跃亭逐步“放手”FF 个人债务问题将与FF区分开

摘要: 本报记者 梁锶明 赵毅 广州报道近日,有传闻称贾跃亭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因为这使贾跃亭的个人债务问题跟公司的问题区分开了。熊超表示,贾跃亭在美国的破产,无法解决在中国的债务问题。不管怎样,贾跃亭近

本报记者梁豪强从广州报道,赵毅

最近,有传言称贾跃亭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10月14日,消息传出后不久,此事终于得到正式确认。

10月14日,法拉第期货(以下简称“ff”)发表官方声明称,公司创始人和cpuo贾月婷于10月13日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第11章),并成立了由债权人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的债权人信托。Ff表示,此举不会影响ff的日常运营。

同一天,ff全球首席执行官毕福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贾跃亭申请美国个人破产法第11章破产重组,对公司来说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因为这使得贾跃亭的个人债务问题与公司的问题分开。

后来,《中国商报》记者联系了相关法人。北京史静律师事务所律师熊超提到,根据美国破产法,贾跃亭已经采取了重组措施,目前对债权人来说相对安全。虽然贾跃亭在ff中的股权将转移给债权人信托,但债权人需要考虑ff的未来发展。

贾月亭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在最近发布的《2019胡润富豪榜》中,贾跃亭以45亿元的身价位列第912位。然而,10月13日,贾跃亭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第11章)。

关于贾月亭先生个人破产重整及设立债权人信托的声明(以下简称“声明”)中提到,根据该计划,债权人信托将同时设立,在美国的所有资产将在条件满足时转移给债权人。计划完成后,贾月婷将不再持有法拉第未来控股母公司智能王的任何股份。

声明还提到,到目前为止,贾跃亭已经为公司偿还了30多亿美元的债务,待偿还的债务总额约为36亿美元,待处置的冻结国内资产和可转换为股份的担保债务减少,净债务约为20亿美元。

熊超表示,贾跃亭在美国的破产不能解决中国的债务问题。因为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法律法规,除非债权人去美国起诉。

此外,熊超透露,中国现行法律中没有个人破产法,即使有企业破产法,也很少有依法破产的行为。尽管不久前有个人破产的案例,但这不是破产。从现行法律来看,如果贾跃亭在中国提起破产诉讼,债权人获得保护的机会将会降低。

创始人申请了个人破产重组,ff在这件事上无疑受到了很大关注。Ff官员表示,该计划不会影响ff的日常运营,并将为ff带来多重好处。

关于之前对供应商付款的要求,毕福康直言不讳地表示,ff最近邀请了一家美国公司帮助建立对供应商的信任。通过供应商的信任,公司的资产被用作保证,以确保拖欠货款的供应商能够得到补偿,这些参与信任的供应商需要愿意在未来继续与ff合作。“我们还看到,许多供应商愿意加入供应商的信任,并在我们的融资资金到位时向他们付款。”

贾月婷不再控制ff

从贾跃亭辞去ff全球首席执行官一职到申请个人破产重组,该行业也一直在猜测ff是否是“德佳跃亭”。Ff官员表示,贾跃亭将继续作为公司创始人和cpuo领导ff团队,履行相关职责,实现ff股权资产和债权人信托资产价值最大化的战略目标。

《声明》还提到,贾跃亭放弃所有ff股份及相关收益权,只是为了全额偿还债务,使ff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而贾跃亭推动的ff合伙制改革已经完成。

此前,9月3日,ff正式宣布任命毕福康为全球首席执行官,并正式宣布招聘全球董事长。据了解,ff合作伙伴计划的第一阶段主要针对高级经理,下一阶段将寻找董事、经理等。贾跃亭不再控制公司,领导公司的责任将移交给合伙人制度委员会。

无论如何,贾跃亭最近的一系列措施可能意味着贾跃亭会一步步正式“放开”ff。公共信息显示,贾跃亭2017年去美国制造了一辆高度集中的汽车,但他已经被列在国内多次违背诺言的人的名单上。电动汽车观察员邱郑钧提到,贾跃亭以前在中国不诚实的人名单上。恒大收购ff期间,他提出了贾跃亭个人信用调查的问题,要求他回避。

此前,2018年底,ff和恒大在不到4个月的合作中被告上法庭,争议的焦点也集中在贾跃亭对ff的控制上。当时,一位知情人士提到,贾跃亭提出将ff股份转让给第三方,并辞去附属公司所有董事的职务,但事实上他仍然是合资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种做法没有得到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的批准,也没有解决当时ff中国面临的困境。

汽车分析师任万福表示,贾月婷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是为了将个人债务与ff分离,为ff未来融资甚至上市做准备,这也意味着贾月婷基本上放弃了ff的控制权。

Ff逐渐寻找ipo机会。

回顾ff在过去两年的发展,就资本而言,2018年下半年,ff的官方声明多次提到公司面临的现金流危机。自2019年以来,法国法郎还通过出售土地和其他方式筹集资金。ff方在声明中提到,将尽最大努力在2019年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尽快将ff91推向市场,为未来ff81的大规模生产做准备。

毕福康表示,他希望在2020年第一季度完成下一轮融资,并在资金到位后12-15个月开始寻找ipo机会。Ff不仅将重点放在ff91的大规模生产上,还将更加关注ipo的先决条件,包括ff81的规划,ff81将与ff91共享开发平台。

至于ff91的进展,其实早在2017年,ff就在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ces)上正式发布了第一款量产电动汽车ff91。然而,2018年8月底,第一辆ff91预产车在美国汉福德正式下线。随后,ff官方微博披露了第一辆ff91试产车正在进行第二阶段测试的信息,生产时间跳过了几次。

关于ff91的量产计划,毕福康透露ff91的数量不会很大,主要是为了证明ff有能力向用户交付产品,并将在2020年9月之前交付。所有ff91车型将由汉福德工厂制造,并从这里交付。此外,ff81是针对特斯拉的s型,这是一个更面向销售的模型。

Ff于2015年购买了拉斯维加斯北部apex工业园的土地,并计划在北美建立最先进的制造工厂。目前,该土地已于2019年3月被ff出售。随着运营和制造战略的调整,ff决定将ff91的生产场地迁至汉福特工厂,并于2017年底开始汉福特工厂的改造项目。

Ff表示,汉福德的美国工厂正在不断改进,希望达到每年10,000台的产能,并在未来扩大到每年100,000台。

关于中国市场的生产布局,毕福康也坦承ff不打算选择重资产投资方式。“我来中国的目的是会见几个中国城市的代表,讨论如何实现合作,将ff带入中国市场。”

(编辑:赵毅校对:严静宁)


快3彩票 上海快3投注 上海快3 内蒙古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