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  >  用双脚为青藏高原科考探路

用双脚为青藏高原科考探路

摘要: 次年,郑度加入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队,进行了为期4年在西藏的综合考察工作。此次考察弥补了我国在青藏高原研究中的诸多空白。作为一名先后负责或主持过与青藏高原研究相关的国家基金委与中科院重大项目、国家“攀

杜政。南方日报记者凌希微摄

杜政院士的桌子后面挂着一张中国三维地形图。地图南边的一个小凸起代表了杜政的家乡广东和广西的山丘。地图西侧高耸的青藏高原和深陷的准噶尔盆地是他用脚测量了几十年的祖国。

我国干旱半干旱地区和青藏高原地区的地理资料长期缺乏。新中国成立后,以杜政为代表的自然地理工作者对这些地区进行了考察。他们是我国地理学科的工作者和当代科学研究的开拓者。

现在,随着中国这一地形图上的“空白”逐渐被填补,杜政把目光投向了一个更长远的目标:填补环境伦理区域发展过程中的“空白”,作为学者提出建议,努力为中国未来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进入沙漠高原只是为了科学研究

"我是客家人,我习惯了到处都是家."当谈到他们在高原和山区扎根几十年的原因时,杜政笑着说。

杜政从十几岁开始就辗转反侧。杜政1936年出生在揭阳县西部的一个小山村。他在武井伏翔住了很长时间。父亲搬去工作后,他去汕头怀玉中学学习。杜政1958年去广州中山大学地理系学习,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1959年,他加入中国科学院沙漠控制小组,前往新疆对准噶尔盆地沙漠进行实地考察。

"工作后,我的兄弟姐妹大多分散在全国各地."杜政认为他接受的家庭教育具有“客家特色”。一个是崇拜文学和强调教育的传统。另一个是努力工作的精神。他的父亲曾经告诉他:"努力学习,不管你被分配到哪里。"这也是他从事自然地理学科学研究的原因之一。

在准噶尔盆地无边无际的沙漠中,探险队和他们的队伍骑着骆驼,忍受着风和阳光。饮用水只能配给。恶劣的生活条件和干旱的沙漠气候让在岭南生活了多年的杜政起初很不舒服。正是由于家庭教育带来的勇敢战斗精神,杜政在西北地区坚持了6年的研究和定位实验。

83岁的杜政现在很强壮,头脑清晰,他相信这是由于他多年的外科检查经验。1966年,他被安排参加珠穆朗玛峰的科学研究。当他收到通知时,他并不担心珠穆朗玛峰地区的高海拔困难,而是感到兴奋和高兴。

1966年至1968年,杜政加入中国科学院西藏科学研究小组,从事珠穆朗玛峰地区的科学研究。陪同他的是一群来自全国23个单位和近30个学科的老、中、年轻科技工作者,他们有着共同的求知和拼搏精神。杜政回忆说,每个人的热情都很高,“我只想做科学研究。”

以便为以后的研究工作“探索道路”

1972年,中国科学院根据珠穆朗玛峰科学研究小组的总结制定了一个8年计划。次年,杜政加入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队,在西藏进行了为期四年的综合考察。

这一调查弥补了中国青藏高原研究中的许多空白。杜政回忆说,1980年5月在中国举行的第一届青藏高原国际会议结束时,一位外国专家惊讶地说,他认为会议的主题是介绍外国的研究成果,但他并不期望向中国的研究成果学习。

在接下来的40多年里,杜政长期致力于相关研究,在青藏高原的区域分异和自然环境格局研究方面取得了开创性的进展。作为负责或主持过国家基金委员会和中国科学院与青藏高原研究和国家“攀登计划”有关的重大项目的学科带头人,他仍然谦虚地说,他的早期考察工作只是为后人的研究工作“探索道路”。

“1973年,当我们去青藏高原检查时,汽车在大多数地方都无法通行,我们只能步行。”杜政介绍说,与目前研究工作中的手机通信和先进设备检测相比,当时的通信和观测方法相对落后。

由于杜政等“开拓者”的不懈努力,我国对高原和山区的认识逐渐清晰,学科建设更加完善,也为当地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指导。2018年7月,中国青藏高原生态文明建设白皮书发布。白皮书指出,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青藏高原生态文明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2018年9月,青藏高原第二次全面科学考察的第一批成果发布,更多的“青藏代码”正在解码中。

杜政说,20世纪60年代,中国自然地理研究者“以任务为主体”,完成区域规划任务,考察当地宏观地理状况,进而推动学科发展。当今,随着相关学科的发展,自然地理研究越来越精细化,科学调查研究与当地社会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需求的结合越来越紧密。

关注环境伦理,倡导可持续发展

2004年,杜政辞去“青藏高原形成与演化及其环境和资源效应”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开发项目首席科学家职务。此后,杜政主要致力于研究环境伦理的重要性,并以其学术知识为中国区域可持续发展“探索道路”。

牦牛是青藏高原特有的牛种,其产业化养殖极大地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然而,在冬季牧草稀少的高原地区,如何实现牦牛业的可持续发展呢?通过相关专家在审查会议上的“支持”,主要牦牛产区那曲地区在西藏南部找到了一个太阳能充足的地区。你用温室生产浓缩饲料。发展牦牛产业,促进区域经济发展。两人共同努力解决影响经济发展的环境问题。

在发展过程中,要协调和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建立环境伦理体系,为可持续发展提供坚实的理论基础杜政认为,在区域发展中,不同的社会群体承担着不同的责任,应该注意政府管理、市场运作和伦理规范的协调和补充。

在晚年,杜政仍然孜孜不倦地运用自己学术体系的知识来寻求发展的出路,深深地依恋家乡,不断地发掘广东的经验。他指出,广东省在维护环境道德和探索共同解决办法方面逐渐出现了一些积极的案例。以红树林为例,广东已成为全国红树林面积相对较大的省份之一,前“海岸警卫队”经过多年学者的呼吁,正在返回中国。

杜政认为广东是国民经济发展的先导,是华南环境条件相对较好的省份。广东应在自然保护区管理、区域间交流与合作、珠江流域用水等问题上发挥主导作用。应通过实际行动普及环境伦理,并通过学者评价系统促进科学决策的有效实施。

杜政院士简介

杜政,祖籍梅州市大埔县,1936年出生于揭阳县(现揭西县大洋村)。

1958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地理系,曾任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所长。现为中国科学院地理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学位委员会主任。1999年,他被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杜政是中国自然地理学主要学科的领导者之一。他长期从事自然地理学的综合研究,特别是在高原和山区。他在青藏高原自然环境及其区域分异的研究中,在理论和方法上有所创新。他是第一批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规划项目“青藏高原的形成演化及其环境和资源效应”的首席科学家。

■对话

最有价值的是,自然地理科学敢于与一百个学派抗衡。

南方日报:你对在高原无人区进行长期科学研究最有什么感觉?

杜政:与现在相比,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国家科技水平和人民生活水平都远远落后。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国家给予的支持。在珠穆朗玛峰的科学考察中,我住在海拔超过5000米的一个基地里。尽管四周冰雪覆盖,我们仍然可以吃到由军队提供的罐装蔬菜和压缩饼干。

当地人的淳朴也令人感动。在青藏高原的科学考察中,我们穿越了阿扎尔冰川,雇佣了40名当地居民作为移民工人。当我们带着相机和标本夹进行实地观察和取样时,当地人一路上都带着行李和帐篷。当我负责金融时,我把所有的钱都放在枕头里,晚上睡在上面,白天请群众帮我拿。这项研究花了很长时间,钱从来没有发生过。

南方日报:老一代经常参加外科检查的科学工作者有哪些素质最值得当代研究?

杜政:面对科研课题,从中国科学院到具有不同学历的地方和专业科学家,能够自由讨论和发言的素质是最有价值的。当时,同事之间的合作非常默契。各单位各部门召开会议讨论这个问题。会后,他们分别回去分析和研究数据。

1977年,我们开会讨论青藏高原的隆升问题。除了地质和地貌专家揭示高原的隆起过程外,鱼类学专家也出席了会议。他们根据鱼类发育阶段分析地貌切割的证据。这种百家争鸣的气氛对青藏高原科学研究的发展大有裨益。

老一辈人的经验和素质也已被很好地传承下来。一些老一辈专家将他们在实地考察中培养出来的勤奋精神和探索科学的热情传授给了他们指导的研究生和博士生。这些精神得到了很好的继承,为自然科学的发展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南方日报》驻北京记者凌Xi

规划:赵晓娜


安徽快3投注 中华彩票网 黑龙江十一选五投注 北京快3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