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图解汉隶《曹全碑》11种基本笔法

图解汉隶《曹全碑》11种基本笔法

摘要: 一个人如果身上能够有这三点体现,就算少年不得志,中年九成也能大器晚成。“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弘毅,则是自强的意思。最后再来品悟一下这三句话:凡事不认真不收其效,不严肃不成其事,不献身不明其志自

从韩立开始学习隶书,隶书是汉代书法的象征。“曹全碑”是中国隶书中最著名的铭文之一。它的特点是字体美观、线条粗细变化大、笔画圆润、柔软和坚硬。这是隶书的代表作之一。

曹全碑的一部分

本文阐述了韩立《曹全碑》的11个基本笔画,供书法爱好者学习:

“点”是汉字最基本的点画。虽然麻雀很小,有所有的五个器官,而“点”很小,但它必须以三个完整的过程书写:开始、移动和结束。只有这样,它才能写得充实,充满血和肉。

隶书中的“点”包括短点、长点、点、正方形点、三角形点和尖锐点。方笔和圆形钢笔都有,但大多数都是隐藏正面的圆形钢笔。这些点开始画和隐藏,不管它们的大小,一定有一个画的过程,否则它只是一个墨点,肉没有纹理。笔的尖端稍微呈方形,外发的前端不应太长或太尖。有一个回风口,就像一个木楔。不管是长的还是短的,钢笔都应该慢慢收集。

当一个单词中有多个点时,不要写同一个东西,如操作符、方向和身体电位随结构而变化,有明确的顺序感,如。

曹全碑的“心”三点

曹全碑的“之”点

曹全碑的“威”与“博”

书法的点画有主刷和次刷。隶书的主笔一般形状稍大,左右延伸。“曹全碑”的主要笔画是水平和翻转的。笔画都隐藏在前面,但形状在圆形笔画、方笔和弧度上各不相同。隶书的主要笔画通常是典型的“蚕首雁尾”。

曹全碑“王”的十字绣

如“三横之王”,不尽相同。为了使一个人物有所变化,写作的方向和位置不能相同,情况也会不同,所以整个人物都会有变化和活力。注意最后一条水平线,从箭头①的点慢慢画出钢笔,从箭头②的点画出钢笔到箭头③的点。从箭头③的点开始画钢笔。虽然是正面,但它看起来并不锋利。

然而,由于结构限制,一些字符没有被夸大,尽管它们是主要笔画和水平笔画。例如,“所”是一个左右结构。如果你横向夸大,整个单词会显得太宽和不协调。(1)水平箭头前端笔要空回,圆润有力;(2)水平线和第三水平线基本相同。曹全碑大部分侧击前重后轻,有弧度,收得慢,尖钝。

曹全碑“所”的横画

《曹全碑》中的大多数公司画在风格上几乎没有变化。笔画开始时,前面隐藏成一个圆圈。笔画闭合时,尖端垂直,就像楷书中的“垂针垂直”。注意隶书前面的“锐”。永远不要尖锐。它又圆又尖,似乎有内力。因此,需要慢慢移动笔画,或者暂停或返回到空气中的前面。与悬挂针相对,“垂直下降”在启动笔后根据前面逐渐下降,并在关闭笔后返回到前面。李殊的垂直笔画与其他笔画重叠,不需要回到前面。其中一些是用水平笔画写的。如果水平笔画比较细,就不应该直接写在钢笔里。如果水平笔画较细,应先将笔写在右边,然后将笔放在正确的方向,如箭头①所示。“兄弟”的垂直绘画不仅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例如,如果您在箭头②处轻轻启动笔,在箭头③处再次按下笔,然后收集笔,它反映了笔使用的起伏,并且药物在书写过程中保持笔的中心使用。

曹全碑“地”的竖向绘画

在两个垂直字形的情况下,李脚本通常以弯曲的尾部形状显示左垂直图片以获得变化。弯曲的尾部垂直部分的上部写得像一个垂直部分,它在中部或尾部向左弯曲,形状有各种变化。

左、右结构左侧的竖画也写有弯曲的末端和垂直线,如“宝”、“福”、“德”等字。这四行是字符的例子,其中中央垂直绘画显示为弯曲的尾部垂直。

这里要特别注意的是,这种垂直略读应该与常规的脚本垂直略读区别开来,而且笔的使用也是不同的。

曹全碑“赋”的竖向绘画

“赋”的前半部分两幅竖向撇画基本相同。后端钩子的角度和长度不同。“剑”处的钩子更圆,而“符”处的钩子略尖。尖击的力量应该被传送到这个位置。它不能随意挑选,另一面看起来很脆弱。。

略读有两种主要类型,主要类型可以分为斜撇和直撇。向左倾斜笔使其纤细优雅,成为梨树的典型笔画之一。直撇号的形状与曲尾竖狗的形状相同,先直下,然后向左倾斜。如果你画一把刷子,你必须隐藏前面;如果你画一把刷子,你必须把前部退回去。

曹全碑“申”字略读

“身体”略读是主要笔画,有力有力。开始笔画时,向左按笔,边走边按。毛笔保持中心,也书写弧度。最后,撇渣从下到上回到前面。这种略读是不同的。略读因脚和背划而异。如上图所示,当笔关闭时,带钩尾撇取的前笔划旋转并拾取。当组合多个略读图片时,主要和次要变化不明显,倾斜方向大致相似,并且有一种秩序感。

曹全碑“阳”与“孟”的略读

另一个例子是曹全碑汉字“阳”和“孟”的撇号,它们在长度、倾斜度和笔画上是不同的。

南华是李殊典型的点画之一。有平笔画和斜笔画。主要笔画分为斜笔画和平笔画。对于倾斜笔画,如在第二行字符中,笔画向右下方倾斜,水平笔画稍平。它们主要用于行走角色和内心深处。

曹全碑的“人”与“那华”

虽然“敏”不是一个隐藏的正面,这里有一个稍微尖点的方法来画一支笔。你应该先上上下下写一本圆头的书。

“人”与“动”直接绘画

当压下一幅画进行书写时,应注意笔的提起和压下的变化,还应强调前部应稍慢,前部的尖端不应太尖。

如“人”和“动”直si画,弧度较少。

李殊不同于楷书。李殊没有明显的钩画。它们中的大部分都写得像带有轻微钩的弯曲垂直线,并且是直的。

曹全碑中性刀最具钩形特征。它的电位相对平坦,并且与垂直图形成直角。前部不应画得太快,前部角度不应太陡。像“人”这样的钩子可以用两个笔画来写。。

曹全碑的“副”钩画

还有几个垂直的钩子,如上图所示,也用来画笔和画正面。如果挂钩较大,则需要改变笔的前端,并且需要改变方向来拉动挂钩。

只有当篆书演变为隶书时,它才具有清晰的折叠风格。折叠笔画通常由两个直笔画组成,一个垂直,另一个垂直,如单词“ye”。显然,折叠笔画是通过重叠两个笔画形成的。

垂直和水平绘画的一些重叠笔画被写成一个笔画,所以这两个笔画应该是连续连接的,并且转换应该是灵活的,并且不将墨水累积成球。

曹全碑的“耶”字被分成笔画。

在《曹全碑》中,一些字符的折叠是平滑而圆的,在轻笔画中是决定性的。任何犹豫都会导致墨水崩溃。因此,关键是“熟能生巧”。

在曹全碑,有很多交错折叠的画,它们彼此分开,分开画,但它们仍然有相同的气息。特别是,水平绘图应该轻而空,为垂直(或虚线)绘图留有空间。

“是的”在曹全碑

斜折也有断裂和连接的变化,其转折点的书写方法与其他折叠图片相同。当折叠图片不断出现时,实际情况应与实际情况相结合,并在它们之间的统一中看到变化。

“纪”字,第一次折叠稍停后直接从前面出来,第二次折叠后向前转换,向下斜线笔,3线笔注意笔前的方向,写弧度。

“曹全碑”是汉代最成熟的,也是独一无二的。它以优雅的风格和整洁的结构而闻名。因此,它一直受到书法家的重视。

万青京评论说:

“美丽的飞翔,不受束缚,不飞奔,孤独但也神圣”。

朱庆·吕振:

然而,明代出土的“曹全碑”是汉碑中最完整的一块,尤其是如果它没有破损的话。近年来,它已经很久没有被击打了,字迹模糊了,人们经常再次描绘它。然而,这里有50多行阴碑,拓片很少,书写的意义得以保留。虽然当时登记编号的书籍不如碑文整齐,但小三是自适应的,风格独特,超越了后人的能力。这掩盖了汉族人的真实面貌,房子里有墙壁裂缝和漏洞。(书本学习的要点)